松田直树 意足协主席:曼奇尼重新激发了意大利人的热情和积极性

松田直树

图片 1

图片 2

意大利足协主席加布里埃尔-格雷维纳近日夸赞了曼奇尼的执教,他在一场意大利媒体活动上表示,曼奇尼激发了人们的热情和积极性,这比球队的比赛结果更重要。

申花外援沙拉维在社交平台晒出了他身穿意大利队2020欧洲杯新款球衣的照片。这款球衣最大的特色就是配上了文艺复兴风格与现代感兼备的几何图案,将意大利国家文化与风格巧妙地融入到球衣之中。
在11月19日欧预赛小组赛最后一轮,意大利9-1血洗亚美尼亚,以十战全胜的战绩进军明年欧洲杯后,这款球衣显得更加应景。无缘2018年世界杯的蓝衣军团也迎来了属于他们的复兴。
虽然欧预赛是豪强虐菜的舞台,但曼奇尼的球队在2019年自然年获得10场胜利,在意大利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11连胜同样是队史纪录。另外,意大利在欧预赛中的净胜球多达33个,目前领跑欧洲!
两年前,意大利在世预赛出局,布冯的眼泪让所有蓝军球迷心碎;仅仅用了两年时间,意大利就让自己的未来变得无限光明,这是怎么做到的?
曼奇尼的新人计划
2006年,里皮带领意大利国家队斩获队史第四座大力神杯,然而此后两届世界杯,他们都没能从小组突围。2018年,蓝衣军团更是连世界杯的入场券都没有拿到,意大利足球进入历史至暗时刻。
过去十几年,意大利人才凋零,拥有卡纳瓦罗、内斯塔、皮尔洛和托蒂等世界级名将的日子一去不返,蓝衣军团变得越来越平民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曼奇尼在2018年走马上任。
此前几任教练都在啃老本,榨干了老将的剩余价值,曼奇尼不同,他寄予新人充分的信任。当然,也得益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意甲联赛冒尖,曼乔的选择看上去十分丰富。
像扎尼奥洛、小基耶萨、贝尔纳代斯基、巴雷拉、森西等球员都得到了机会。欧预赛提前出线后,曼奇尼进一步加快了换血进程,在备战最后两轮比赛的29人大名单中,有多达18人年龄在25岁一下。布雷西亚中场托纳利更是只有19岁,被誉为新皮尔洛。
另外,曼奇尼还在考察潜在的未来之星,包括热那亚前锋安德烈亚-皮纳蒙蒂以及佛罗伦萨的里卡多-索蒂尔,他打算在未来几年中关注阿斯科利边锋詹卢卡-斯卡马卡。曼奇尼并不在意球员的年龄,给机会方面毫不含糊,整个意大利已经呈现人才井喷的趋势。
很多强队的换血工作都要比意大利开展得更早,完成新老交替的法国队在去年世界杯成功夺冠,英格兰和荷兰的青春风暴也是如火如荼。早应该年轻化的意大利直到曼奇尼上任后才姗姗来迟,不过,他们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
“这支球队展现了自己的价值,尽管它换了很多人并且派上了很多年轻球员。这些优秀小伙子们所展现的激情和渴望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意大利足协主席格拉维纳说,“意大利仍将制订成功路线,目前的表现就是前兆。这支国家队重新激起了人们的热情,让球迷和观众为之追随,这是我们过去一直希望的东西。”
重塑积极正面形象
一支球队的成功和一个国家的足球热情,绝不是单单只靠球场上的表现。曼奇尼强调伦理价值,凡是违纪、不利于国家队形象的球员,都会受到处罚,他着力于营建国家队团结、融合、积极正面的形象,和意大利国内越发激烈、仇恨被煽动的政治环境形成鲜明对照。
客场与波黑的比赛后,意大利队并没有直飞主场巴勒莫,而是在威尼斯停留训练,期间国家队首席代表维亚利率领多名球员去市区和市民交谈,让国民深深感受到了国家队的态度。
另外,曼奇尼还曾把两位患病的老朋友米哈伊洛维奇、维亚利请到了训练场边,为他们赠送了国家队的纪念版绿色球衣。赢得比赛又把胜利献给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毫无疑问,他的意大利是近年最受国人喜爱的一支。
其实,为了执教意大利国家队,曼奇尼做出了不小的牺牲,他主动请求圣彼得堡泽尼特放人,也牺牲了赚大钱的机会。在国家队,他的年薪只有200万欧元,不及俱乐部的一半。
当时的意大利队可是一块烫手山芋,曼奇尼需要多大勇气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没有足够的赤诚和爱国之心是做不到的。起初不被看好的他,如今创下一系列历史纪录,必将载入史册。
意大利足协主席格拉维纳给予曼奇尼极高的评价,他称曼乔激发了意大利人的热情和积极性,这比球队的比赛结果更重要,“这告诉意大利人,我们有勇气也有好运,为我们的历史谱写新的篇章,重新带来激情。”
2020年欧洲杯的揭幕战定在罗马,届时意大利将以东道主身份迎战另一支同组球队。“意大利有伟大的历史,所以我觉得其他球队在面对意大利时并不会觉得轻松。也许他们不会害怕面对我们,但如果能选择,我想他们都不会想碰到意大利。”曼奇尼的自信也达到顶峰。

记者张恺报道
本周一,意大利《米兰体育报》创办的“足球之美”奖进行新一轮颁奖。该奖是为了纪念前意大利国脚、前国米主席贾钦托·法切蒂而设立,着重奖励那些在体育场外宣扬体育价值、彰显人性光辉的足球人士。

格雷维纳说道:“比结果更重要的是,曼奇尼激发了人们的热情和积极性。这告诉我们意大利人,我们有勇气也有好运,为我们的历史谱写新的篇章,重新带来激情。这也要感谢意大利国家队一线队的这些球员们。”

今年的获奖人是与癌症斗争的前意大利国脚维亚利。意大利奥委会主席马拉戈,足协主席格拉维纳,意大利国家队教练曼奇尼,以及《米兰体育报》所属的RCS传媒集团主席开罗都将出席颁奖盛典。

前尤文和桑普多利亚前锋詹卢卡-维亚利最近加入意大利国家队,并担任首席代表。格雷维纳认为维亚利的加入也很重要,他说:“我相信让维亚利加入意大利国家队代表团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决定,他正在向许多意大利人展示出力量和希望。”

54岁的维亚利并非完全脱离意大利足球圈,曼奇尼邀请他进入国家队担任领队,和自己一起振兴蓝衫军团。意大利足协认真考虑这个建议之后认为可行,已经向维亚利发出了正式邀请,还在等待维亚利答复。

格拉维纳还谈到了意大利足协整体的财务状况,以及对意大利各级赛事财务违规行为的打击。他说:“今年我们没有俱乐部在赛季开始时就被扣分,在过去的几年里,在赛季即将开始前我们还不能完全确定意甲或意乙的参赛球队,不过今年的情况不同了,意大利职业联赛赛程表在7月份就拟定好了。”

领队是个极为重要的角色,不只是球队大管家,也是国家队的象征和名片,处理球队内部关系、在球队和足协之间构建桥梁。蓝衫军团2006年世界杯夺冠时的领队是1968年欧洲杯夺冠的主力射手里瓦。

(Eagle)

图片 3

松田直树

意大利半年前曾邀请皮尔洛进入曼奇尼的教练组,担任助教或领队的角色,皮尔洛思考后拒绝,只担任天空电视台的评论员,此举还招致了部分球迷的批评“只认钱,眼里没有国家队”。邀请维亚利证明意足协用老球星的思路没变。曼奇尼搭档维亚利,勾起球迷对1991年意甲夺冠的桑普无限回忆。

《米兰体育报》的副刊《越位》用长篇文章回顾维亚利的职业生涯和退役之后的生活状态,采访曼奇尼谈论他眼中的维亚利,回忆两人的趣味往事,并再次表达对昔日队友和老友的邀请。

维亚利去年11月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个人自传,名为《进球》,副标题为“98段历史,为了面对更困难的挑战。”书中提及2017年他发现癌症并进行第一次手术,2018年第二次手术,所谓更困难的挑战,就是指对抗病魔为生命而战。

维亚利在自传中讲述自己生涯的一些关键人物和关键节点。

图片 4

“在桑普夺得五个冠军的功勋教练博斯科夫是一半父亲一半朋友,当他发现我情绪不对状态低落时,总会把我叫到他家去,他的妻子亲手给我们泡茶喝。从他家走出,我心情立马好转,就像飞了起来。1991年,贝卢斯科尼的米兰请我加盟,我拒绝。理由是,在热那亚每天早上醒来我都能看见大海。而在米兰,开车两个小时顶多能看见几个小小的湖泊,外加几只天鹅。”

1992年,桑普在欧冠决赛加时赛输给巴萨之后把维亚利出售给尤文,桑普鼎盛时期的核心团队被瓦解。在尤文的前两年,维亚利因为脚趾两次骨折重伤并未打出在桑普时期的水平,技术层面也遭到金球先生巴乔和新人皮耶罗的强烈冲击。

1994年里皮执教尤文,维亚利当着里皮的面要求转会,“我在这不开心”,里皮没答应,认定为维亚利在他的足球中会起到关键作用,而后维亚利也多次感谢里皮的信任及使用。1996年尤文捧起欧冠奖杯,维亚利生涯最重要的奖杯,当时他就是斑马的队长。

同年转会切尔西,以半球员半教练的身份在三年内拿到五个奖杯创造历史,1998年欧洲超级杯击败皇马为老东家尤文复仇。2000年9月下课让位于同胞拉涅利,这一幕让维亚利耿耿于怀,“那次解雇给我留下了很深阴影,我认为不该得到这样的对待,我的成绩摆在那呢。”

图片 5

2002年退役担任天空电视台评论嘉宾,和前球员马西莫毛·罗创建慈善高尔夫球比赛,不断做大,得到巴斯滕、瓜迪奥拉等足球人的青睐和参与。

和老朋友曼奇尼一样,维亚利的国家队生涯也不太愉快没有留下太深印记。1986年首次参加大赛,世界杯止步于1/8决赛,维亚利四场全部首发零进球。1988年欧洲杯止步于半决赛被前苏联淘汰,维亚利四场又是全部首发只在小组赛对西班牙进一球。1990年本土世界杯,维亚利本是维奇尼军团的正印中锋,但被横空出世的斯基拉奇抢走了风头,维亚利首发三场零进球。

萨基执教后,维亚利与其交恶并在1992年对马耳他的世预赛结束国家队生涯(59战进16球,国家队历史射手第16位)。桑普双星都在萨基手下和国家队断绝关系。维亚利自传中描述和萨基的关系:“我们两个就像一个圈里的两只公鸡,很难共存。一开始他还挺欣赏我,然后发现我问题特别多,在简单的战术命令之外,我还想搞懂很多东西,为什么要这样踢,而萨基就讨厌球员提问题。”

图片 6

曼奇尼和维亚利都生于1964年,同龄,一同在桑普合作了8年书写传奇。曼奇尼讲述:“他是1984年来的,那时我已在桑普踢了两年,有几年意甲经验,而他刚刚从乙级的克雷莫纳转来,我是他的偶像!要说害怕被抢占位置,也应该是他害怕我。”

“我们俩之间从来都不是竞争的关系,而是最好的搭档。我们在意大利国家队的少年组就已有过多次合作,互相了解。他是我经历过的最强前锋,某些层面和后来的维耶里相似。”曼乔说。维耶里得知这段内容后大笑:“曼奇尼疯了吗?我可比维亚利强多了呀。”

好朋友之间也有争吵,曼奇尼透露:“我和卢卡也有分歧,但从来都不是多严重的事儿。有一次,我们俩因为比赛中一次传球的失误而互相抱怨,然后的一个礼拜我们都没搭理对方。可接下来的比赛,我助攻他头球破门,我俩马上就和解了。”

曼奇尼生涯两次最痛苦的失利都是跟维亚利一起度过的,“一次是1990年世界杯半决赛输给阿根廷,另一次是1992年欧冠决赛加时赛被科曼击破。这两次都是我所在的球队踢得更好,理应获胜,1990年的意大利我认为是历史最强的、踢得最精彩的一支。”

图片 7

1992年维亚利转会,曼奇尼认为那是他青春时代的结束。“因为桑普送走了几个我们合作多年的球员,引入了很多比我年纪还小的球员,我成了大哥,突然感觉到自己老了,青春一去不复返。可以说维亚利结束了我的青春,也结束了桑普的那个黄金年代。”

“我还记得那年夏天,我们在热那亚的一家餐馆里,当时还有一些其他球队的球员闲聊,卢卡跟我说,他马上要去主席曼托瓦尼的办公室谈话,因为尤文的报价无法回绝。”随后,两个大男人他抱头痛哭。

两个前锋当时在桑普是室友,无话不谈,曼奇尼告白:“当然也谈女人,但这个话题我不想多说。维亚利在一次鼻骨受伤之后,就染上了睡觉打呼噜的坏毛病,鼾声太响,我实在没法睡觉,就跟俱乐部要求更换室友。”

“我们俩还一起设计了桑普的第三套球衣,当时在足坛还没有官方第三套球衣的设置,我们在欧洲优胜者杯要对阵瑞士草蜢,他们的球衣是白色蓝色相间的,所以我们既不能穿白色的也不能穿蓝色的球服。”

图片 8

“那时我和卢卡每个周四晚上都要相约朋友一起打扑克牌,那是惯例,在打牌的过程中萌生了创意,给桑普制定了红色球衣,然后穿着这套球衣淘汰草蜢。你们看,我俩早就可以当时装设计师了。”

曼奇尼和维亚利至今保持着紧密联系,经常通电话,但曼奇尼透露:“我们从来没谈过他得病这件事儿。他的口风很严,都没告诉我他生病了,我还是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的。”

“我们聊天时,也都是开玩笑、夹七夹八说些其他的事儿,我没有勇气主动问他癌症的近况,我不想打破这个平衡,因为他不愿意谈。他不想让周围人过度关注他的病情,他情愿一人承受和对抗病魔。我对此感到伤心,帮不上他什么忙,但也更敬佩他的为人。”

“他是我一辈子的好兄弟。无论什么场合,我都不想肤浅的说他是职业球员的榜样云云,这种简单的表扬实在太廉价。看到他,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理由不坚强起来,所有足球人都会有这种感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